陆氏弗莱格综合症。

拜知识教教众。

【大天狗x萤草】往生雨-贰 正经狗草 今天是来搞笑的

        第一时间远远逃开幸免于难的阴阳师四人组在一边幸灾乐祸。
        晴明:“哈哈哈哈哈新来的妖怪还是很好相处的嘛”
        八百比丘尼不屑:“你傻啊,他变成妖怪以前是个神好吗,更何况他心里只有他的大义和规则,见人就杀的是妖魔好吗。”
        神乐也挺开心:“看不出来小草胆子挺大。”
        博雅:“别笑啊你的罩子怎么不放出来,等他们想起来,又要指使帚神往你门口堆落叶。”

        而另一侧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        萤草被风卷的三魂七魄都要散掉,为了保住小命什么也不顾了,看到个人就往上扑,等到风收住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扑在了哪一尊煞神身上。
        而现在那个煞神一动不动,她整张纸片儿也吓得一动不动。
        萤草: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天狗大人他会不会吃掉我。
        余光里看到风停以后瘫倒在各处的小妖怪们顶着“好累再也不会爱了”的脸,向她投来担忧的目光。
        山兔跳跳几个胆小的伸出小短手啪的一下捂住了眼睛。
        更远处青蛙瓷器捧着自己摔的四分五裂的罐子哭的稀里哗啦。
        首无:我的头呢???吹哪去了???
        三尾妖狐这时候倒是表现出了他们狐族在性格上惊人的一致,纷纷向她投来怜爱的目光。
        大天狗倒是没想这么多,他纯粹是在惊讶自己的力量竟然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,毕竟刚刚变成妖怪,力量的积攒需要重头来过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。
        所以即使刚才的风刮成这样的阵势,他也丝毫没有拥有力量的成就感,他知道刚刚浩大的风卷只是一场虚张声势,这具身体依旧是他的,却孱弱不堪,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大义和秩序。

        正在思考是不是要加强对战练习的大天狗,突然觉得自己的脸被轻轻的蹭了一下。
        软软的,像新生的小羽毛扫过心尖。
        垂下目光看去,刚刚扒在自己脸上要死要活的纸片儿,此刻正乖巧的趴在他脸上,悄悄抬起一个角,似乎准备以不惊动他的方式跑掉。
        大天狗胸腔传来一阵压抑的震动。
        把那个翘起来的小角吓得僵住了。
        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慢慢胆大起来。他看着那张小纸片自以为隐蔽的悄悄抬起另外一只角......又抬起一个角.....
        然后猛一使力,从他脸上一跃而下,用一种和轻盈毫无关系的姿态砸到地上,来不及拍拍身上的灰,就撇着两只小短角吧嗒吧嗒的跑远了。
        大天狗:看不出来,蒲公英这么重。
        后来知道了他此刻内心的草爹:胡说啦,我那天长的是绿色的榴莲好不好,才不是蒲公英呢。


评论(6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