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氏弗莱格综合症。

拜知识教教众。

【大天狗x莹草】往生雨-叁 正经狗草 护草狂魔大狗

一本正经的来搞笑 可能是我笑点低的原因 ?

    寮里的小妖怪们很快发现,新来的那个看起来就很凶很厉害的大妖怪,并不是很吓人。
    实际上,从凡人到堕妖,他一路上追逐力量与大道,其他的旁的东西,只要不碍于他的秩序,他都未曾萦心。
    包括那个最近总是做贼心虚地拿余光悄悄瞟他的小草妖。
    “弱者。”他想。

    随着对力量的掌控日益精进,大天狗外出战斗的时间越来越多,身上的伤口也可见的增加。
    又是一场日落。
    金发的青年收敛羽翼,低着头沉默的站在萤草面前,接受带有草木清香的治疗。
    他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、新新旧旧,有的深可见骨,有的直逼心腑。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模样时,萤草吓得差一点哭出来,给他治疗的时候也是抽抽噎噎的。
    而他,他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,沉默的立着,连目光都没有一丝波动。
    “萤草啊,干脆你陪他去战斗好了。”晴明走了过来,“治疗及时一点,好的也快。”

    于是萤草第一次出现在大天狗的队伍里。
    “哟,这是你家的孩子吗,这么可爱。”站在旁边的姑获看到有新来的孩子,高兴的不得了,蹲下来抱着萤草好一顿揉。
    萤草:这个姑姑手劲好大,感觉还没开始战斗就要死了。
    大天狗一低头,看到她生无可恋的脸,神情一滞,“咳,战斗快开始了。”
    萤草:.......得救了。

    这场战斗进行的异常艰难。
    这个队伍里,除开萤草一个以外,其他式神大抵都是年轻却渴望更强悍的力量的类型,挑战的也是比自己的能力稍微强一点的妖怪,求的就是压榨潜力获得提升的那一刻。
    大蛇扫过一波攻击,萤草眼睁睁看着刚才还抱着她的姑姑和另外一个式神变成了纸片。
    最后一刻,姑姑还转过头笑着对她说:“小草啊,你要撑的久一点哦。”

    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难过,她为队友治疗,可治疗的速度却赶不上受伤的速度,只能看着他们脱力退出战场。
    她想,我要更努力一点。
    然后抬起手,把手里的蒲公英向大蛇扔了过去。
    大蛇竟然停下了攻击,肉眼可见的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 大天狗:我猜今天是榴莲。

    这是他第一次正视这个小草妖,她本人就跟她拿在手上的蒲公英一样,弱小到一阵风就能刮走。他从来没想到,这个小小的妖怪,身体里竟然蕴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,连蛇妖都要避其锋芒。
    不过看起来现在不大高兴呢,一脸要哭的样子,没事,赢了应该就会高兴起来了。

    显然大天狗猜错了。
    打赢的草爹还是一脸哭唧唧的样子。
    他看着她红着眼圈去跟那几个变成纸片的式神道歉,愧疚的就差跟人家走了。
    这怎么可以?大天狗突然觉得自己有责任把晴明的式神带回家,刚要过去制止,就见她与其他式神告别,一脸失落的低着头跟在他后面准备回庭院了。
     “萤草,”他停下来,低下头看着差一点撞到他身上的小草妖,“你很好。”

    后来,一起战斗的时间就多了起来。
    萤草愈加努力起来,不论是为己方治疗还是对敌方战斗,都带着一股拼命的气势。而她本人依然是个来阵风都能吹走的小妖怪,有时候海坊主来波大水都能把她冲到敌方队伍去。
    那天的强悍仿佛是个错觉,他却意外的并不反感这个弱者,果然,还是觉得高兴起来的小妖怪比较让人舒心。
    就是弱的让人看不下去。
    这么想着,就“唰”的张开一边翅膀,挡在了她的面前。
    一开始把小妖怪吓了一跳,后来习惯了,觉得站在后面给大家加血,倒真的格外安心。那身羽翼就是为对敌而生,每一根都加持了风雷的力量,不时闪过凛凛的冷光,让人不敢近身,而此刻却被用来庇护己方,让人觉得那些坚如钢铁的羽毛都变得温柔了起来。

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家好像都知道了他家有个格外拼命的小草妖,于是在对战之余,都爱过来跟她一起聊天,尤其是那几家的姑姑,总要抱着小妖怪逗逗捏捏。
    今天新来了一个妖狐。
    大天狗看到他以来就凑到萤草身边去,声音里带着蜜糖般蛊惑的力量,“美丽的少女啊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战斗呢。”。一边说着,还一边想要摸小草的头发。
    看看就算了,竟然还想摸?
    大天狗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名为烦躁的感觉。
    他不动声色的走过去,展开的翅膀正好横在小草妖和妖狐之间,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气息全都写满了“我的”。
    萤草对大天狗的敌意毫无所觉,好半天爬了上来,扒在黑羽上晃荡着,露出来一颗绿色的脑袋,对他笑的可爱。
    妖狐是知道这身看起来就不好惹的鸦羽的厉害的,来一根都能把妖戳个洞。
    他还是不愿意放弃,越过拦路翅递过去一朵花,“美丽的小姐,这朵花跟你很相配,请务必收下它。”
    萤草笑盈盈的接了过来,听到旁边的青年说,我帮你把它戴上吧,转头期待着看着他。
    刚刚一身敌意都能刮人了,现在突然转性了???妖狐有点不敢相信。
    然后就看见那朵花在青年手里被突如其来的大风打成了一根光杆。
    “啊,风太大了。”青年无辜又有些懊恼的声音传来,“我再帮你摘一朵吧。”
    萤草还是一样高兴。

    妖狐: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