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氏弗莱格综合症。

拜知识教教众。

【大天狗x萤草】往生雨-肆 正经狗草 倒数第二章 变态大狗

到了每周固定的祈愿时间,晴明把大家都集中到庭院里,带着一干式神对着庭院中央的几个达摩集体祈愿。
这个几个颜色各异的达摩,平时没有什么用处,但却是人间与天地沟通的通路。通过他们,可以把自己的愿望传达给天地法则,受到认可的愿望会得到满足。
萤草合掌在胸前,闭着眼很是虔诚的祈愿了一番,抬起头来看到金发的青年也结束了,正淡淡的看着她。逆着光看过去,仿佛带着一种神性的淡漠。
这真是平安世界里最不像妖怪的妖怪了。
她突然好奇,这样一个神明般的妖怪,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愿望。
“大天狗大人,您的愿望是什么呢?”
“变强。”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果然是不出意料的回答案,非常像这尊战神的风格,“可是变强是为了什么呢?”
“为了建立新的秩序。”
“新的秩序?是什么样的秩序呢?”
青年没有回答。
他突然有些迷茫,他一直以来追寻的秩序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萤草的心思已经不在他的回答上了。
“下雨了。”
冰蓝色的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,他本想张开翅膀挡住雨水,没想小草妖看到雨竟然撒开了欢儿,捧起雨水玩的高兴。

看到他站在原地没有反应的样子,萤草掬了一捧水递到他面前,“你看,这是雨女姐姐的雨,沾上一点心情就会变好。”
往生的雨水。
大天狗认出来了,雨女的雨水,实际上就是天地流下的眼泪,能为人驱散苦痛和创伤,送残败消散的灵魂去往往生,每下一场雨,就意味着又有很多飘荡的灵魂被带往轮回。
我会是最强的那个,永远不会需要这雨水。他想。

今天的战斗进行的格外艰难。
对面黑晴明的攻势不要命一样的往大天狗身上砸,萤草治愈的速度完全赶不上他受伤的速度,尤其是这种情况下,那个满身伤口的人依然固执的撑起一边黑羽,牢牢的挡在草妖面前。
黑晴明手心酝酿起一团黑火,用千钧的力道向他掷来。
他不能动。
黑晴明扔的角度很刁钻,他看出了他的回护之意,也看到他这场战斗最大的弱点就是那个小草妖,一旦他动了,遭殃的只能是她。
他赌的不过是他的心意,可他该死的赌对了。

攻击过来的那一短暂时间里,他想了很多。他的力量,他的大道,还有一个草妖。
直到萤草扑倒在他身前。
她渐渐止不住身体向下滑落的趋势,重量也越来越轻,他却仿佛承受不住她的重量一样,随着她弯下腰来。
小草妖还是笑盈盈的,两只小手捧起他的脸,一开口带着残破的气音。
“不疼的......”
余音还没散尽,就已经在他怀里变成了一张纸片。
那一瞬间,心口剧烈的疼痛像是要把他撕裂。

他慢慢站直了身体,看向他的对手。他的眼里凝聚着吞天噬地的风暴,面上却平静如斯。
“羽刃。”他缓缓抬手,带起一阵撼天动地的飓风。

晴明,晴明正在试图收回萤草的符纸。
好不容易顶着大风把符纸召唤到身前,却没想从前面卷过来一个风卷儿,恐吓的在他面前一刮,又以与威胁晴明的凶厉完全不同的温柔,轻轻的把那张纸掖到他主人怀里。
晴明:你这样让我很难相信你刚才受的伤重到动不了。

自上次一战后,大天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门对战了。
他好像又回到了刚来院子里的日子,每天不怎么说话,自己一个人圈个地方就闷头与自己对战。
他知道自己还是有哪里不一样的。
他好像管不住自己的风了。
不论萤草在哪里,总会有一小股风悄悄离开他的羽翼,以一种不会被发现的速度自顾自的围着小草妖打转,怎么收也收不回来。
有些风回来的时候会带回她的气息,他如饥似渴的吞吐着这熟悉的草木清香,心里却仿佛有只猛兽不餍足地咆哮着“不够,还不够”。
想要更多……甚至…想吃掉她........
成神多年来,追求力量和大道,他从未产生过这样强烈的感情,也不明白这样的情绪究竟代表什么。他几乎被这种浓烈又不可明状的感情弄疯。
“大天狗大人。”那边的草妖看到他停了下来,拎着一根缺口的蒲公英砰砰跳跳的走了过来,一边从蒲公英上拽下一把种子塞进嘴里。
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个缺口的蒲公英。
“这个很好吃的,吃多了还能增加力量。”注意到他的视线,萤草摘下一把种子递给他。
他不由自主的接了过来,甫一入口,就有一股带着草木清香的力量游走在四肢百骸,他感觉到自己羽翼上的羽毛激动又压抑地颤动起来,产生的风流围着两个人兴奋的打圈。
“唔,”他摘下一把风翎,把这些闪着雷光的小家伙递给草妖,“你要试试这个吗。”
看着还没到他肩膀的小家伙小口小口的啃着属于他的羽毛,他心里竟然有种变态的满足感。
我好像生病了。他想。

完结前的过渡章节 我真是挺啰嗦的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Orz

说真的 关于这个结局 我一直有个大新闻憋在心里 要不是快完结了我都不敢说 你们猜猜看 猜对的给寄明信片23333

评论(10)

热度(29)